ETH研究报告-以太坊能否重启牛市(上)

一、摘要

“四面楚歌的以太坊能否破釜沉舟?”

如果说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在货币属性上的试水,那么以太坊则将区块链推向了商业世界。凭借智能合约与1CO融资发币,以及因政策突然进驻的流动性,以太坊在2017年风光无限,与比特币一同主导了当时轰轰烈烈的大牛市。然而,好景不长。随着2018年加密货币市场泡沫破裂,以太坊价格一路下滑,也暴露出其诸多基本面问题,如区块网络拥堵、真实用户稀少等等,与此同时,底层公链版块竞争对手暗流涌动,上线的EOS、Tron围追堵截,DAPP生态初见雏形,未上线的Polkadot、cosmos、Algorand、TON、Oasis等明星项目也在暗处穷追不舍。

这一次,币橙研究院将从牛熊周期、链上数据、交易数据、算力、DAPP生态、1CO发展、社群流量和君士坦丁堡升级方案等多个方面对以太坊的现状进行解读,力求剖析以太坊未来发展的倾向以及二级市场价格波动的趋势。

二、以太坊现状

1.牛熊周期

我们将2013年底至2019年初,BTC与ETH的对数走势图截取如下,并绘制了大致的趋势线

(数据来源:coinmetrics,币橙评测)

我们发现,ETH在历史中经历了2轮牛熊,分别是2015-2017年与2017年至今。由于ETH在2015年8月上市之初,BTC已完整度过了2013年的牛市,并进入了2015年的筑底期。故ETH在2016年初的第一轮牛市行情,既可以看作是对上一个BTC周期的补涨动作,也可以看作是对下一个BTC牛市展开的信号。

我们将这两轮周期的数据对比汇总如下:

列1最大回撤幅度顶底间隔时间(天)再创新高时间(天)
第一轮周期67.07%172268
第二轮周期93.96%336401+?

(数据来源:币橙评测)

考虑到ETH经历的周期较少,此数据的参考意义有限,不过我们还是能得出以下结论:

ETH在经历了近94%的回撤(BTC本轮的最大回撤约83%)后,继续下跌的空间已然不大,回暖时间参考BTC。

2.锚定关系

比特币作为加密货币世界的通货,自有“币圈法币”的称号,那么以太坊与比特币之间是否存在某种锚定关系呢?或者说ETH-BTC交易对的价格波动是否有规律呢?对此,我们从CMC上截取了ETH-BTC的历史走势。

(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数据时间截至2019年2月20日)

从图中容易发现,自2017年4月ETH快速上涨突破2016年高点以来,0.025-0.03BTC附近阻力位转化为支撑位,在ETH-BTC交易对随后出现的三次低点中,ETH均在0.025-0.03BTC附近反弹。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2月ETH的反弹,是第一次冲破ETH-BTC交易对的长期阻力线(收敛三角形),有一定的技术面意义。

那这种情况是否有普遍意义呢?为此,我们从CMC上又截取了XRP-BTC、LTC-BTC的历史走势图。

XRP-BTC:

(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

LTC-BTC:

(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

非常直观的是,长线来看XRP-BTC、LTC-BTC均大致在一个箱体内震荡,与ETH-BTC稳步上升不同的是,这两个交易对的阶段上涨以脉冲式为主,无实质性变化。纵观大部分山寨币对比特币的走势,除去基本归零的也大都如此。因此,我们可以猜测,在智能合约、1CO融资发币、DAPP发展的情形下,ETH-BTC价格锚定区间的上抬,是加密货币世界的一次“范式转移”。

那么,这种认知与共识上的转移是否会继续?

这是一个无法预测的问题,需要看以太坊和其他3.0公链的发展。如果以太坊在扩展性、可用性上给出成熟的突破性方案,那么以太坊将会开启第二次“范式转移”,ETH-BTC会突破0.1-0.15BTC一带;如果3.0公链在技术与流动性上将ETH取而代之,那ETH-BTC将会与现有的锚定关系脱钩,可能会跌破0.02-0.025BTC一带。

但就目前一段时间来看,在以太坊没有根基性变革的情况下,我们预计ETH-BTC交易对会锚定在0.02-0.15BTC区间,基本维持在0.03-0.1BTC区间。

3.链上交易

以太坊作为智能合约平台,在该平台上的诸多操作例如发行ERC20通证、DAPP的使用等都需要支付ETH,因此链上交易量与真实网络价值有较强的相关性。

我们从etherscan上截取了2015年8月7日至2019年2月20日,ETH的链上交易数与价格数据,并据此绘制了散点图如上。从中我们得出以下结论:

①链上交易数与价格有较强的正相关性。

②链上交易的增长进入瓶颈期。

尽管如此,以太坊网络的使用状态却十分拥堵,已接近饱和:

(数据来源:etherscan)

并且,以太坊的交易费居高不下,不断缩小与比特币的差距,甚至一度超过了比特币。在链上交易数增长遇到瓶颈、DAPP生态尚不完善、真实用户仍然稀少的前提下,以太坊拥堵的网络与较高的交易费却已然成为问题,并随着DAPP的不断发展,网络的使用率与交易费愈发难以下降,这一问题需要在后续得到妥善解决,否则以太坊难以大规模商用。

4.二级市场交易量

以太坊在二级市场交易量能够反映交投活跃度、人气,我们将2015-2019年ETH价格与交易量数据整理如下:

将2015-2016年的数据放大:

(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

我们发现,在2016年2月、2017年6-7月、2018年1-2月、2018年5月都明显出现了成交量与价格的“双高峰”,但在2019年1-2月出现了明显的放量滞涨。而熊市“深水区”成交量放大、价格不动的现象,往往预示着大户正开始吸筹。

5.多空持仓

我们统计了ETH在Bitfinex上的多空仓位与价格变化,发现在牛市和熊市初期,ETH多单仓位会领先于价格见顶,在熊市的中后期,面对萎靡不振的市场,连续上升的多单仓位已于事无补。

ETH-USD-多单仓位变化:

(数据来源:tradingview,bitfinex,蜡烛图为ETH融资多单仓位,折线图为ETH价格)

而ETH的融币空单则在牛市、熊市初期启示意义不大,在熊市中后期有一定的观察价值,即空单的建立往往领先价格下跌1-2周,融币空单的比例降低,意味砸盘抛压的减轻,行情也更大概率进入震荡、修复期。

ETH-USD-空单仓位变化:

(数据来源:tradingview,bitfinex,蜡烛图为ETH融币空单仓位,折线图为ETH价格)

三、地址

1.总地址数

截至2019年2月22日,比特币网络的总地址数已达5729万,约是比特币总地址数的12.19%,当前日均活跃地址约22万,这一水平约是比特币的36.67%

ETH总地址数变化:

(数据来源:etherscan)

与比特币类似的是,以太坊的总地址增速也在2018年1月出现了拐点,即以太坊网络在之后的时间里扩张速度放缓。这使得基本面的增长无法适应投机价格的短期暴涨,ETH价格也在随后发生断崖式下跌。

2.活跃地址

活跃地址指每天发生过链上交易的地址,活跃地址数可以反映以太坊网络的实际应用程度。我们截取了ETH的活跃地址与价格的对数图,发现活跃地址数处于长线增长趋势,说明ETH在大众的认知程度、使用程度不断提高,并且活跃地址数与价格的波动大致吻合。在最近价格的下降幅度远大于活跃地址数的下降幅度,因此以太坊疑似出现超跌。

不过,以太坊网络当前每日活跃地址约4.4万,这和互联网领域动辄几百万、上亿的日活有非常大的差距。

(数据来源:coinmetrics)

3.富豪地址

按持币排名分类,ETH地址分布如下:

(数据来源:tokenview)

其中,持币数大于100,000 ETH的地址共171个,持币数大于1,0000 ETH的地址共1092个,这些地址当之无愧是以太坊的“富豪”地址。

更深入地,币橙研究院观察到即使在这样的熊市暴跌中,仍有一些项目方有较高的ETH余额。我们制作了如下的统计表格:

(数据来源:币橙研究院,截止时间:2019年2月23日)

由此,我们借鉴传统金融市场“市净率”(每股股价与每股净资产的比率)的概念,创造了“市以率”这一概念,“市以率=流通市值/ETH资产余额”。当然,ETH资产余额并不能完全复刻“市净率”概念中的净资产,因为我们很难或根本无法调查项目方的法币账户余额,和其他数字资产的众筹账户余额,我们只能以ETH资产余额和流通市值的关系做一个大致的评估。综合分析上图,得出以下结论:

“市以率”小于1,说明该项目被市场当做廉价的处理品,一方面该项目有逐渐被人们遗忘、归零的风险;另一方面该类项目如果基本面尚可,如能做到项目进度平稳、技术开发频繁、市场推广跟上,有较大的投资价值。一句话总结,要么是“垃圾”,要么是“黑马”

“市以率”大于1,说明该项目可能受到市场的青睐,这种青睐可能是投资者的高估,也可能是“黑马”向“白马”跃进的一个标志;“市以率”大于10,说明许多投资者认为该项目较优质,这类项目大多基本面稳定、流动性佳、共识基础好,但上升空间有限,且有无高估风险需投资者自行评判。一句话总结,要么是“白马”,要么被高估

举几个通俗易懂的例子:

在上图中,FirstBlood的“市以率”最低,是0.39,该项目开发近乎停滞,社群共识也慢慢涣散,所以这就属于“市以率”小于1且可能会被市场抛弃、归零的项目。

Aragon的“市以率”也非常低,是0.46,但基本面情况尚可,这就属于“市以率”小于1且属于“黑马”的项目。

TenX的“市以率”较高,达5.69,但该项目在支付领域无实际建树,创始人丑闻不断,这就属于“市以率”大于1但也许被市场高估的项目。

Tezos的市以率”最高,是15.01,这里面有其融资方式包含BTC的原因,但除此之外,该项目在代码编译、社区建设等方面也确实较好,尤其国外共识度较高,不过市值排名已经比较靠前,因此这就属于“市以率”大于10且属于“白马”的项目。

(数据来源:币橙研究院)

四、挖矿

1.算力

算力代表每秒哈希碰撞的次数,算力的变化往往导致挖矿难度的变化。ETH自2015年以来,算力增长图如下:

(数据来源:etherscan)

我们发现,ETH算力呈长线增长趋势,但在2018年9月之后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2.挖矿难度

挖矿难度代表计算出哈希值的难易度,挖矿难度的变化往往意味着全网算力的变化。一般地,挖矿难度的增减趋势与币价的涨跌正相关,但目前这也与不断膨胀的加密货币市场趋势有关,另外在特殊事件下如协议升级时,需具体分析。

(数据来源:etherscan)

ETH与BTC平均区块难度对比:

(数据来源:coinmetrics)

3.矿机

我们从鱼池(f2pool)官网中截取了以太坊ASIC矿机的实况,发现3款全部可盈利,具体情况如下:

(数据来源:f2pool)

五、DAPP

在瞩目期待的角逐公链之王的2018年,DAPP生态受到了市场更多的关注,尤其在行情持续萎靡的熊市中下半场,DAPP中的TOKEN有不少走出了亮眼的行情,吸引到了部分资金的入局。同时,在实际体验DAPP的时候,用户也都发现了不少问题,比如说进场门槛高、网络拥堵、菠菜类内幕性强等等。不过,不管怎么说,DAPP在2018年的茁壮发展奠定了区块链逐渐进入生活的基础。

1.分类

目前,包括以太坊在内的公链平台,DAPP形式主要是游戏、去中心化交易所(dex)、竞猜、收藏市场等,而这其中尤以菠菜类游戏和dex为甚。

根据日交易量,以太坊上的DAPP分类如下:

(数据来源:dappradar)

从上图可以清晰的观察到,ETH上DAPP的交易量基本集中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上,其他DAPP更多只是“小打小闹”,偶有爆款推出。例如2018年2月,绿色曲线暴涨,彼时CryptoKitties(加密猫)游戏爆红网络;2018年7月中下旬,红色曲线暴涨,这是代表当时红极一时的资金PAN游戏Fomo3D。

根据用户,以太坊上的DAPP分类如下:

(数据来源:dappradar)

从这张图可以得出的结论是,2018年12月后,由于交易所类DAPP的用户大幅下降,游戏类DAPP的用户数量缓慢增长,游戏类DAPP的日均用户超过了交易所类DAPP。

2.对比数据

ETH-EOS-TRON的DAPP交易额对比:

ETH-EOS-TRON的DAPP日活对比:

(数据来源:dappreview,时间:2019年1月25日-2019年2月23日)

这两张图表明,至少从数据上说,EOS、TRON的DAPP每日交易用户与交易量都要远大于ETH,ETH在DAPP生态上的竞争并无优势。不可避免的是,EOS和TRON链上有大量的菠菜、资金PAN类DAPP,真实且有价值的交易量和用户也会比统计数据少。

3.DAPP排名

(数据来源:dappreview,截取时间:2019年2月23日)

图中的当日头部DAPP以交易所、类加密猫为自主。在以太坊现在的DAPP生态中,仍然以竞猜、游戏、去中心化交易所为主。而真正能够走进传统领域,迈向千家万户的“杀手级”DAPP,一定不会是现在这几款简单无聊的游戏、触及监管红线的菠菜、千篇一律的收藏交易市场,一定会在DAPP可玩性、ETH可扩展性和易用性上有新的突破。

例如Godsunchained这一获得Coinbase投资的游戏DAPP,打破了大多数游戏纯粹投机的原套路,正准备通过把卡牌数据上链,形成ERC-721 TOKEN,将“炉石传说”搬到区块链世界,让玩家真正获得卡牌的所有权和游戏的议事权。

总结与预告:

在本期中,我们通过对ETH在价格波动、链上现状、项目方余额、挖矿算力、DAPP生态等方面的数据解读,探究了以太坊目前的发展现状

下期,我们将从DeFi去中心化金融、1CO发展、搜索流量、扩展性方案、协议升级、资金面等方面,更多地探索以太坊未来的发展趋势。

【免责声明】

本报告只作项目分析、解读,仅供阅读者了解、学习资料,不作为投资参考的依据。本报告最终解释权归币橙评测所有。

币橙网

专注于区块链项目投研分析、测评领域。通过分布式、社区协作的方式形成评测报告,致力于公正,公平,客观的角度剖析区块链项目本身。目前拥有评测报告(文字报告)和庖丁解币(视频解读)。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