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超越ETH的机会有多大?(下)

2017年中开始,中国币圈最长盛不衰的山寨币非EOS莫属,无论是创立之初BM的比特股光环加持,还是李笑来的“站台”,再到主网上线前江湖传闻的“温州帮进场”,之后到RAM炒作、DAPP生态中私募收益60倍的Betdice……EOS始终不缺话题性,也始终没有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币圈失去热度。

EOS研报下期,我们将继续探究EOS的链上数据、DAPP生态等,并对未来发展、投资趋势做出判断。

三.链上数据

链上交易的数据能够最直接的反映一条区块链的使用情况和活跃程度,同时对其通证估值有所意义。

1.交易金额

EOS的链上交易金额数据如下所示。高峰期有三处: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牛市末期)、2018年5月-6月(主网上线前夕)、2018年12月(加密货币市场暴跌)。这三处均对应EOS剧烈波动的时间段,行情都在交易金额大幅异动后出现变盘。其原因在于,当EOS价格短期上涨至非理性高点时,持币大户开始把EOS从钱包转移至交易所,从而形成砸盘诱发价格的见顶回落;而同样地,将EOS价格短期下跌至非理性低点时,部分恐慌的持币大户开始把钱包里的EOS、质押换资源的EOS提出,并转移到交易所抛售避险,筹码在阶段性底部的充分交换往往又预示了后期的反弹行情。

(数据来源:Coinmetrics)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一般性的结论:当EOS的链上交易金额飙升,并在高位维持一段时间后,价格大概率会在后市反向运动。

另一方面,我们能够观察到EOS的链上交易金额处于长期的增长趋势,这说明使用EOS链进行交易转账的人还是越来越多的。

2.活跃地址

活跃地址数能够直观明了地检测出一条区块链的普及率和用户活跃程度。EOS的活跃地址数变化如下图所示,该数据在2017年10月发生陡增,并在随后的时间里一直在波浪式增长。

(数据来源:Coinmetrics)

区块链的发展最终一定以实际落地应用、用户的使用为基础,单纯的价格炒作永远无法长期支撑一个通证的价格。从这个角度来说,EOS在近2年的价格增长是有强劲的逻辑支撑的。同时,我们观察下图中ETH的活跃地址数,非常明显地发现ETH在2017年得益于ICO,活跃地址数呈指数式增长,但在ICO逐渐冷却的2018-2019年,这一数据出现明显下滑,长线增长趋势出现压力。

(数据来源:Coinmetrics)

这一数据的对比,就不难解释研报上期中所提到的,EOS/ETH交易对的区间震荡价格不断抬升的原因,也就能理解在2018年,EOS基本面的上升趋势是显著高于ETH的。(EOS受益于主网上线、超级节点初期活跃、DAPP生态出现间歇繁荣的三方面缘由,链上活跃账户数连续正增长,ETH拖累于ICO降温的缘由,链上活跃账户数增长遇到瓶颈)那么,EOS未来的活跃账户数能否继续增长呢?币橙研究院认为,EOS的活跃账户增长曲线远没有遇到天花板,因为DAPP生态还在非常早期的阶段。不过,这一点同样适用于ETH。故EOS能否继续吸引用户参与进来的关键,在于需要DAPP之外更多的增长点,否则EOS相对于ETH的比较优势可能会逐渐衰减。

3.NVT

我们截取了Kalichkin平滑改进后的NVT指标,用于分析EOS当前价格是否被高估。(注:NVT=网络价值(市值)/每日链上交易量。NVT起源于股票市场的PE指标,因加密货币没有“公司盈利”的概念,故将类似于“公司业务”的链上交易转账纳入考量范围。如果一个加密货币的网络价值很高,而活动总量很低,那么这个加密货币具有较高的NVT比率,其价格可能被市场高估。如果一个加密资产具有较低的网络价值,而真实的链上交易额却不少,那么这个加密货币的NVT比率较低,其价格可能被市场低估。)

(数据来源:Coinmetrics)

EOS当前NVT指标达62,属高估区域。这一指标在历史中共出现4次明显的极大值,分别发生在2017年12月、2018年5月、2018年11月和2019年4月。前三次在NVT指标预警后,EOS价格都出现了极大幅度的暴跌。2017年12月,EOS虽然短时间内背离NVT指标,短暂上行至14美金,但是好景不长,在2018年2月开始的熊市中最低下探至4美金附近。

2018年5月,EOS受“主网上线”题材炒作,NVT指标再次脉冲,这次与价格同步见顶,随后EOS从最高20美金下跌到8美金。2018年11月,EOS的价格并没有处于历史高位,但是寒冬之下活跃用户数急剧缩水,即作为分母的链上交易量锐减导致NVT指标第三次上涨到高位,随后瀑布如期而至,EOS的价格从5.5美金快速下跌至1.7美金下方。

而令人警惕的是,截止2019年4月20日,EOS这一NVT指标第四次上涨到历史高位,预示着价格下跌在所难免。阶段性的下跌只会迟到,不会缺席,“This time is different”是华尔街最大的谎言。对于短期和中期投资者来讲,与其祈祷这一指标出现失灵、EOS基本面逻辑发生结构性变化,不如尊重数据、尊重现实,不要在这个时刻继续加仓或重仓做多,并随着市场的短线走强逐步降低EOS仓位,将其置换成法币或下跌抵抗性更强的BTC。对于长期投资者来讲,EOS未来可能出现的阶段性下跌,应出现在自己的投资预期内,并做好手中闲余资金的流动性管理,或小额配比做空基本面弱于EOS的主流币(如ETC),以降低风险敞口。

4.代币总数

EOS链上的DAPP Token也随着EOS知名度和实用度的不断增大而增多,截止2019年4月20日,DAPP Token总数达3994个,其中活跃Token数共296个,活跃率约7.4%;新增合约数达4193个,其中活跃的合约数共298个。而在其竞品以太坊中,已经创建出182590个erc-20的代币合约,其中较为活跃或上线交易所交易的达906个;以太坊的erc-721代币合约也有1392个,在7天内发生过链上转账的活跃合约有161个。

(数据来源:EOSPark)

所以,EOS的代币生态处于飞速发展的状态,用户和开发者一直在良性增长。不过,以太坊的生态已经建设了5年,不管是从产品多样性还是开发者群体,仍相对于EOS有较大优势。

5.超级节点

EOS的21个超级节点投票率、每天收入如下:

(数据来源:bos.bloks.io)

其中,有4个超级节点的所在位置标记在了中国大陆或香港地区,在其他没有标注位置,或标注位置为新加坡、开曼群岛的一些节点,打开他们的官网发现实控人也是中国人。所以,EOS的21个超级节点中,由中国人实际管理和控制的至少占到了1/3,表现出EOS在中国(亚洲)地区拥有很强的共识。另一方面,顶级公链还需要BTC一般广泛的全球共识,虽然EOS和ONT、IOST等明星公链比较已经做的不错,场内玩家都大致了解、海内外门户网站都会滚动播放EOS行情,但是在这一点上EOS和以太坊相比还是有差距,同样地,Tezos、Cosmos也有类似的问题,即欧美共识好而中国(亚洲地区)热度相对较低。

四.DAPP生态

EOS能够在激烈的公链领域占据一席之地,突出原因是其利用高TPS的优势抢占了DAPP生态的高地,以下我们将分析一些DAPP方面的数据。

1.DAPP类型

品类单一、游戏质量低、真实用户粘性差是EOS上DAPP的三大问题。从DAPP类型上看,排名前100的基本是游戏、竞猜和去中心化交易所。

DAPP游戏的界面精美程度和本身的可玩性仍然无法和传统游戏作比较。以排在EOS DAPP榜第五位的EOS Knights为例,这是一款为数不多的远离菠菜概念的纯粹RPG游戏,而且是DAPP游戏榜单里少有的常青树。但是,仔细体验过EOS Knights就会发现,里面的游戏画面过于简单和重复,英雄虽然有稀有度之分也可以链上交易,但战斗环节是自动进行,玩家参与感极低。

菠菜竞猜类DAPP则更加单调,全部以扑克、骰子等为基本元素,模仿Betdice的玩法形成各种Dice类Dapp。

(数据来源:dappradar,截止2019年4月22日)

值得特别关注的,其实是EOS 生态里和金融相关的DAPP,早期是Dex,中期会发展处各式各样的稳定币、质押借贷、衍生品应用,这些都比菠菜类DAPP有益的多,还是最容易在当前区块链领域落地的,类似以太坊生态中正蓬勃发展的Defi(去中心化金融)。现在的Prochain、EOSBank已经在这个方向发力,也纷纷霸占了EOS DAPP榜的前两名,预计未来会有更丰富的链上金融产品问世,投资者可密切关注此类Token。

2.活跃用户

截止2019年4月21日,近90天EOS、ETH、TRX的链上活跃用户数如下图所示。EOS当前活跃用户共146,702个,ETH共11,,852个,TRX共77,706个,EOS在活跃用户的数量上有非常明显的优势。虽然这里面有刷量、羊毛党等水分,但是EOS在活跃用户方面数量级上的领先再怎么衰减,也还是跟ETH、TRX拉开了一定的差距。另外,根据区块链安全平台PeckShield 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11月,在EOS多达50万的持币账户中,有约12万是由一个人掌控的群控账户,有20多万是没有链上行为的沉默账户,真实账户占比37%。

(数据来源:dappreview)

3.交易比较

截止2019年4月21日,近90天EOS、ETH、TRX的链上交易金额、交易数如下图所示,EOS占据优势。

(数据来源:dappreview)

4.DAPP数量

截止2019年4月21日,EOS、ETH、TRX的DAPP数量如下图所示。我们可看出ETH仍然在DAPP的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EOS想要超越,需要厚积薄发,在多样性和易用性上做努力。比如说,多开发菠菜、竞猜游戏类以外的DAPP,比如提供EOS链上的Token质押服务或是资源换取服务的DAPP,再或是一些娱乐性强的社交产品。

五. 社区舆情

1.Google 搜索

由于eos不仅指代加密货币,还指代其他物品,所以谷歌热度的变化参考价值不大,我们可以看到近两年来一直围绕70波动。

(数据来源:Google trends)

在地区热度上,EOS在中国的搜索热度居前,符合上文对超级节点“中国人多”的判断。

(数据来源:Google trends)

2.舆情导向

数据显示,EOS在海外的评论热度和舆情导向,在2018年5-6月“主网上线”落地后,均出现了较明显的下滑,目前舆情偏中性。

(数据来源:Coingossip)

六.基于EOS的项目

以太坊的顺利发展和基于以太坊开发的区块链项目质量较高不无关系,例如预测市场Augur、金融服务Omisego、自治组织MakerDAO等等,繁荣的生态闭环是以太坊坚实的壁垒。那么,EOS的生态项目发展的如何呢?下面我们选取了两个基于EOS开发的较有意思的项目。

1.Everipedia

Everipedia最初成立于2014年12月,并于2018年8月迁移至在EOS区块链上。Everipedia想要做一个去中心化、分布式协作的“维基百科”,想要通过其发行的IQ通证来鼓励内容生成、绕开部分国家的内容禁令。Everipedia中账户的基本单元是IQ通证,持币者可以行使以下权力:同意修改文章、建立全网规、买卖服务换取通证。

经过设计的区块链通证经济,旨在绑定每位Everipedia用户的利益,激发其上传内容的热情。如果内容贡献者提供的信息被用户们接受,则该贡献者能够与添加内容成比例地获得IQ通证。如果不被接受,则该贡献者将不会获得经济奖励。

从理论上说,Everipedia既激励上传优质内容创作者的行为,又防止中心化管理造成的局限性和“单点失效”。不过,在Everipedia实际运转的过程中,却出现了一些问题:为突发事件提供虚假信息、上传一些过于暴力或粗俗的内容、多数页面仍是维基百科的副本。

(数据来源:Everipedia)

所以,Everipedia也引入了Governance Module,希望通过链上治理的方式对内容和贡献者进行管理,不过显然效果非常有限。究其根本,当网络严格判定何种内容不“合格”,何种内容“侵犯隐私”,何种内容“不真实”的同时,也往往会陷入中心化管理的境地。

2.EVA

这一来自加拿大的项目想要做“区块链上的Uber”,提供大众出行的链上共享经济解决方案,目前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已经开放了公测。

(数据来源:Eva.coop)

总结:

公有链项目的外显指标中最重要的是网络效应,因为代码技术是开源、与时俱进的,而用户的壁垒是比较难逾越的,从这个层面讲EOS已经非常优秀,拥有了良好的全球共识基础和顶尖的亚洲共识,以及一流的交易深度和流动性水平。

公有链的内在指标中最重要的是灵魂人物和开发团队,EOS拥有BM这一区块链工程学天才,源源不断地为DPoS共识增添新的色彩,也在近2年的发展中通过项目共识、黑客松、赏金活动等积累了较多海内外的杰出技术人才。

至于EOS能否超越以太坊,现在的条件看还是非常困难的,可能性不大。原因已经在上文展现:网络效应、开发团队和以太坊有差距。当然,这一差距并非不能弥补,而是十分困难。ETH的全球共识更加牢靠、DeFi爆发的苗头已经出现;ETH的开发者生态仍然在数量级上领先EOS。另外,因为EOS牺牲去中心化属性,去达到性能上的优异,我们看到EOS在主网上线后,峰值TPS近4000,但是在大部分时间内,实际用到的TPS仅仅在100左右。

也就是说,EOS的高可扩展性并没有得到市场的充分利用,一是因为EOS的TPS提升并没有给予用户“指数级顺滑”的体验,相反还在资源分配方案(RAM、CPU、NET)上可能更加复杂,如果有一个方案能够直接将TPS提高到和现实世界相符(如Visa、淘宝等,或达到EOS白皮书中描述的百万级),同时不改变互联网用户原有习惯,那么才会有更加明显的效果;第二点是,也许去中心化治理在区块链的早期发展中更为关键。

举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例子,链上治理的优化就像建一栋楼房的地基,像建立一个国家的法律规章;性能的提高就像楼房建设的高度,像一个国家的经济措施。创建一套严谨缜密的链上投票和治理方案,就相当于在区块链世界创建一套更有利于持币人建设和公链长久发展的“宪法”,在此基础上随着底层共识算法、数据传输协议等技术的发展,不断提高可扩展性和易用性,这一过程相当于在区块链世界完备法治后,再逐步完善经济规则、发展生产力。

EOS虽然一开始在“治理”的理念上非常先进,甚至是率先优化“宪法”概念的区块链项目。但在主网上线的一年里,发生了一些超级节点和监督组织不作为的事情,用户们意识到自己用较高性能换来的是多中心化管理。或者从投资的角度说,随着EOS这一套治理方案的实际使用和落地,可突破、想象的空间越来越小。那么,在链上治理方面着重入手的公链如LPoS的XTZ、PoW+PoS的DCR等会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事实上,以XTZ为代表的具备新的治理炒点的公链也正在海外社区蚕食EOS的共识。

同样地对于以太坊,“治理”问题也是核心开发者未来探讨的重点之一。因为以太坊当前基于PoW共识,治理更多是线下讨论、EIP提案的形式,在以太坊2.0转到Casper混合共识,乃至最终的PoS共识方案,如何制定以太坊线上世界的“宪法”届时会是关注的焦点。

EOS的灵魂人物BM曾表达过做新项目的想法,虽然他表示新项目肯定会基于EOS进行。不过,我们还是要注意核心人物变动的风险,毕竟在BTS、STEEM项目里,BM出现过离职出走的情况。历史事实同样证明,在以太坊的黄皮书作者Gavin Wood作为ETH二号人物出走“单飞”后,ETH的技术架构和Roadmap的实现速度出现了放缓。

提到Gavin Wood,我们不得不说他的新项目Polkadot预计将在2019年底上主网。所以,EOS的竞争对手远不止ETH,更加有威胁的,甚至都是还没有正式上线的、能量未知的明星公链,比如Polkadot、Cosmos、Algorand、Oasis等等。

综上,EOS是白马公链项目,项目质地、共识都不错,但难以超越ETH。同样需要关注的是,今年区块链投资的风口已经从DPoS切换到PoS,未来可能还会有从高性能到治理佳的转换,因此更加切合上述概念和题材的优质标的更适合中期投资。

【免责声明】

本报告只作项目分析、解读,仅供阅读者了解、学习资料,不作为投资参考的依据。本报告最终解释权归币橙评测所有。

币橙网

专注于区块链项目投研分析、测评领域。通过分布式、社区协作的方式形成评测报告,致力于公正,公平,客观的角度剖析区块链项目本身。目前拥有评测报告(文字报告)和庖丁解币(视频解读)。

+1
0